您的位置:拉斯维加斯娱乐 > www.F78.com > www.F78.com

总有人在默默付出(图)

时间:2018-02-04    浏览次数:

  刘旭 绘

  40多岁的人了,从头学漫画自然没那么容易。为了孩子,他坚持下来

  爸爸的漫画

  马京林

  画面上有三个人,一个是妈妈,一个是女儿,一个是儿子。站在中间的妈妈满脸愁云,左边的女儿一边抹眼泪一边喊道“为什么我考了好成绩,要给弟弟买玩具?”右边的儿子比姐姐矮一头,手拿一个新玩具不好意思地躲在妈妈身后。

  这是西北石油局采油三厂员工刘旭于2017年12月22日下班后画的一幅漫画。画好这幅漫画,他立即通过微信发给女儿。

  “爸爸,我错了,不应该和弟弟攀比,要东西。”女儿收到爸爸的漫画后,立即回复一个漫画头像,表情显示,她深感内疚。

  画这幅漫画,缘于妻子的一个求助电话。“儿子要玩具,我就到商店买了一个,可女儿回家看到后,心理不平衡,认为自己考了好成绩,更应该奖励,便哭了起来,我怎么劝、怎么做都没有用。”电话里妻子几乎哭出声来。

  与女儿交流的最好方式就是漫画,于是,刘旭立即给女儿画了这幅漫画。

  刘旭的老家在河南省驻马店市,距现在的单位3000多公里。自2009年到塔河油田工作后,长期与家人两地分居,一年中只能与家人团聚两三次。孩子主要由妻子带大,与他很生分,交流很困难。有时孩子不听话,他就通过电话、微信给孩子讲点道理,但孩子一听就挂断电话。

  长期不在家,孩子的教育成了大问题,这愁坏了刘旭。其实,这是石油人共有的痛。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知道女儿喜欢漫画,刘旭为了更好地与女儿沟通,也自学起了画漫画。40多岁的人了,从头学漫画自然没那么容易。刚开始,画了好多张,都不咋样。为了孩子,他坚持下来。现在,他的漫画形神兼备,深得女儿喜爱。

  自从用漫画和女儿沟通后,女儿再也不挂爸爸的电话了。当女儿不想学习的时候,当有什么心结解不开的时候,刘旭就以漫画的形式启发女儿,陪伴女儿成长。

  “儿子最怕我们穿制服了,只要看到我们拿出制服,就开始哭”

  爱的接力赛

  唐哲 候利彬

  1月2日凌晨,“嗡嗡”的手机闹铃吵醒了熟睡中的李勇。他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窸窸窣窣地在黑暗中穿衣服,洗漱。一切收拾妥当后,看着床上熟睡中3岁的儿子,李勇轻轻地亲了亲儿子稚嫩的脸蛋,蹑手蹑脚拿起行李箱走出家门。轻轻关上门后,他又不放心地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当确认儿子没有醒后,匆匆拿起行李箱向车站走去。

  通往火车站的路上,昏暗的路灯照射下的街道静悄悄的空无一人,只有李勇拉着的手提箱与水泥地面摩擦发出的声音回响在清冷的空气中。想想独自在家的3岁儿子,他心里一紧,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0时50分,6041次旅客列车缓缓驶入大板车站,稀稀落落的旅客走出车门,往出站口走去。

  “你出家门时儿子醒了吗?没有哭吧?”从6号车厢下来的列车员王艳茹拉着行李箱一路小跑来到在站台等接车的丈夫李勇面前,焦急地问道。

  “没醒,你快回吧。”李勇说完,匆匆走向车厢。王艳茹拉着行李箱又是一路小跑,向出站口奔去。

  像这样的场景,在他们夫妻俩之间已经上演了3年。

  李勇是呼和浩特客运段客车五队的一名列车长,王艳茹与他在同一个车队。因为夫妻双方的父母都不在大板,所以儿子出生后,一直都是夫妻两个人自己照看。为了能够照看儿子,车队给他们调了班组,两人对班,这样就能错开时间照顾儿子。

  “每次我们两个人交接班的时候,就和接力赛一样,都得一路小跑,害怕儿子一个人在家出点什么事。”李勇无奈地说。

  记得有一次当王艳茹一路小跑到家后,在门外就听到孩子的哭声,嘴里不停地喊着“妈妈、妈妈”。她慌乱地找到钥匙打开房门,看到3岁的儿子坐在客厅地上大声哭着。王艳茹紧紧将儿子抱在怀里,自己也不由得开始哭。“就在开门后的那一刻,我的心都碎了。”说到这里,王艳茹的眼里满含着泪水。

  因为对班,夫妻俩只能有一个人在家照顾儿子。在快要交接班的前一天,就得收拾行李,将铁路制服准备好。时间长了,3岁的儿子也就慢慢明白了,只要爸爸妈妈一拿出制服,就是要上班去了。

  “儿子最怕我们穿制服了,只要看到我们拿出制服,他就开始哭个不停。”李勇说。

  一个人,168小时

  记者 周怿 通讯员 李海鹰

  驶出柏油路,一条坑洼不平的土路蜿蜒着伸向前方,刚刚下过雨,湿滑颠簸的路面让这段路程显得格外漫长。小路的尽头,耸立着4座高架罐和3间油漆斑驳的铁皮房,世界杯亚洲盘赔率,这就是赵刚新的工作地址——胜利油田胜龙采油管理区采油一站N39区块39X03井。

  车停稳后,赵刚从车上搬下两桶纯净水,又将一袋青菜和一瓶虾酱放进厨房冰箱内,这将是他未来一周的食材。从库房铁橱中搬出铺盖,赵刚不禁皱起了眉头,被子潮湿得几乎能捏出水来,好在今天天气晴朗,在室外晾一天应该能干爽一些。潮湿的不仅是铺盖,换工鞋时,赵刚发现工鞋内也长了一层绿毛。

  赵刚是胜利油田孤岛采油厂采油管理六区注采601站的一名采油班长。从2017年6月22日开始,他作为采油六区第一批“走出去”的人员,和3名同事一起承揽起胜龙采油管理区N39区块边远井管护工作。

  与以往相比,最大的变化是从8小时工作制变成了24小时值守的驻站管理。4个人实行四班倒,每周轮换一次,也就是说,在长达168小时的时间里,要独自一人在荒郊野外进行油井管理。

  之前的小站“一穷二白”,为了方便驻站管理,承揽单位及时配备了冰箱、电视、电饭煲等必需品,赵刚和同事们也纷纷从家中带来锅碗瓢盆、油盐酱醋、手电、茶具等日用品,赵刚还将家中闲置的一张床搬到了值班室。除了饮用水自己准备,单位每周都会送来生活用水,用来洗漱和做饭。

  “以前5个人管理17口井,现在是一个人管理1口井。”赵刚说。N39X03井日产油4吨,因为位置偏远,没有铺设单井管线,从油井采出的原油暂时存储在高架罐中,每天由油罐车前来拉运。这口井是一口高含蜡稠油井,室温下也会凝固结块,所以必须依靠锅炉时时加温,保证温度在40摄氏度以上。于是在管理油井的同时,他们又多了一项烧锅炉的任务,不论白天还是夜晚,每隔两个小时就要添一次煤。“白天还好,夏天晚上蚊子太多了,”赵刚说,“一开门,蚊子狂轰滥炸地往人身上扑。”

  清理炉膛内的煤灰在赵刚看来是最辛苦的工作,并不是因为劳动强度高,而是呛人的煤灰难以忍受。细细的粉尘充斥在狭窄的空间里,每次清理完出来,鼻孔和嘴里都是黑色的。

  自开始业务承揽后,这是赵刚第二个“168小时”的第一天。接完班后,他将油井前前后后巡视了一圈,确认生产正常后,推了两推车煤到锅炉房。“这些煤足够烧一天了。”赵刚边说边拿着铁锹,开始清理井场和值班室前后的杂草。“刚刚不小心碰到一个马蜂窝,被蜇了好几下,还挺疼。”赵刚笑说。

  逢周末,赵刚的女儿会带着五岁的外孙女来送食物。“不敢让孩子多待,待一会就咬了好几个包。”赵刚说:“每次回家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陪外孙女好好玩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7-2018 拉斯维加斯娱乐 版权所有